• <div id="ouvxo"><tr id="ouvxo"><strong id="ouvxo"></strong></tr></div>
  • <li id="ouvxo"><s id="ouvxo"></s></li>
    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    第七章 叶儿真不乖

    作者:城里钟  |  更新时间:2019/3/10 18:00:07  |  字数:2840字
    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苏谞嘴角的笑容变得僵硬,他突然觉得,面部肌肉似乎一抽。

        也是,叶兰本就只是一块石头,又短了一魂两魄,难免思想得与常人不同。

        想到?#33487;?#19968;层,苏谞脸上复又再次挂上笑意,他道:“为夫不属狗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为夫自然是属于娘子的。”

        话音?#31456;洌?#21494;兰只觉?#20063;?#33080;颊骤然落下一软,竟是苏谞直接亲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这下子,叶兰更是?#20004;?#20102;身子,脸上又袭来一股热气,没处散。

        叶兰张着嘴,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最后,叶兰脑中只有一个想法——苏谞此人,真?#30636;?#33285;也。

        等到叶兰回过神来,人已经被苏谞带到了楚萧给她安排的屋子。

        苏谞让她坐下,打外面拉了一个小宫娥,命她去太医院取来伤药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叶兰思忖着开口,终将自己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能入断灵山,爬进先朝将军棺木里,又在大楚的皇宫内自由行走,随意使唤宫人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本事,就算是身为帝王的楚萧,也是不敢想的罢?

        在大理寺时,叶兰曾让景阳替她去查苏谞身份,可既然苏谞就在她跟前了,她直接问,或许能知道得更为清楚些。

        苏谞在她对面坐下,眼睛落在叶兰身上,不答?#27425;剩骸?#20320;身上的伤,是哪些人伤的?”

        叶兰忽地闭了嘴。

        苏谞虽一样地笑,但叶兰却觉出了一些异样。

        她直视着苏谞的眼睛,里面一样?#37027;?#20142;透彻,与平常并无不同。

        许是她思想多了。

        苏谞身侧,暖黄烛火摇曳着身姿,晃得叶兰眸子?#34892;?#21457;疼,于是她收回了目光,道:“小公子,叶兰是正经人家的女儿,到底懂得礼义廉耻,还请小公子自重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        话音?#31456;洌?#28891;芯爆了一声,叶兰只见苏谞起身,将那灯芯挑了几下,恰好避着她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苏谞蓦然问道:“那些人,都唤你作甚么?”

        叶兰呐呐抬起头,嘴里?#34892;?#32467;巴,“哪……哪些人?”

        此时,烛火亮堂,在苏谞脸上投下一片光明,使得他面庞一明一暗,生生显得狰狞了些。

        叶?#35760;?#19981;清楚他是否在笑,只是她突然觉得,这样的苏谞?#34892;?#38476;生。

        虽则,她并不是十分了解苏谞。

        低笑传来,叶兰听得他道:“你不让?#19968;?#20320;娘子,可我又要怎么唤你?总也不能,每见你一次,就叫我听着别人喊你,这样,为夫可是要吃醋的。”

        苏谞坐下,唇角弧度不曾改变,只是那双好看的?#19968;?#30524;上,眼睑轻轻垂落,遮住了里面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兰儿,”叶兰答道,“?#19968;?#20316;叶?#32908;!?br />
        她死去的娘亲这样唤她,叶明安这样唤她,景阳也这样唤她,十六年来,也只有这三人如此叫过她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似是在考?#20146;?#20123;什么,半晌,苏谞轻绽出一个笑容来,他道:“?#28909;?#27492;,那?#19968;?#20320;叶儿罢。”

        苏谞是魔域魔君,一向不?#19981;?#19982;常人一样。

        他的东西,要独特,要别致。

        见苏谞?#21482;?#22797;了素常模样,叶兰便也放下心来。

        方才那一段时间内,叶兰莫名觉得屋内空间骤然变得逼仄,连空气也似凝固了一般,一?#28909;?#22905;怀疑自己快要窒息。

        叶兰并不反对,名字,向来只是一个符号罢了,无论苏谞叫她什么,她与苏谞无关就是无关。

        “叶儿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苏谞当即就叫了一遍,叶兰竟是答得飞快,像是此前演习了千百遍似的。

        叶兰虽觉得奇怪,但未曾深想,因为她眼睛一转,就看到才刚苏谞指使的小宫娥站在屋外,恭?#21019;?#39318;的模样,想来是不?#21307;创?#25200;两人。

        叶兰越发好奇起来,究竟苏谞是个什么身份,竟能让人如此害怕。

        她出去,接过小宫娥手里的瓶瓶罐罐,轻轻拧了拢烟似的眉头,?#34892;?#19981;解。

        苏谞打开了那些瓶子,一一检查了过后,对着叶兰道:“将衣服脱了。”

        叶兰吓得瞠目结舌,一手紧张得扫下了桌上茶水,溅得她新换的团锦织花绣鞋脏污了一片。

        苏谞眼角微扬,脸上笑意愈深,淡薄的粉唇轻微张开,露出整齐白净的牙齿。

        “鞋子湿了,便也脱了罢,我着人去给你寻一双过来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,苏谞就要去唤人。

        叶兰忙?#26874;?#20102;他,道:“你等等。”

        叶兰自然不认为苏谞是那种轻薄之徒,虽然苏谞的确是占了她的便宜,唤了她好久的娘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处理身上的伤口罢?”

        幼年时,在叶家,擦伤鞭笞是常事,所以叶兰对伤药也格外敏?#23567;?br />
        虽则叶兰因景阳庇护,关押在大理寺之时,并没有受什?#27425;?#26354;。

        可她在顺天府那里受的伤,没有得到及时救治,景阳又不能明目张胆地给她请大夫送药,所以身上难免留下了许多伤口。

        见苏谞点了头,叶兰正欲说自己来便好,岂料苏谞又是清浅一笑,他道:“你背后的伤又怎?#21019;?#29702;得了?”

        叶兰稍顿片刻后,弱声道:“宫里那么多宫娥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还没说完,叶兰就自己没了底气。

        她本就只是安侯府一个小小庶女,若非机?#30331;?#21512;,她入得断灵山去,楚萧又恰?#19978;?#35201;那笔传说中的宝藏,她哪里能够进宫?

        使唤宫里的人,她确?#24471;?#26377;理由。

        想了想,叶兰便道:“我没那么金贵,身上的?#30636;?#26080;大碍,这些药,不必浪费了。”

        耳边传来一声浅笑,叶兰只觉眼前一个掠影,身上一痛,便不能再动弹。

        苏谞点中了她的穴道。

        片刻后,苏自怀中谞取出一块素白长布,给叶兰蒙住了双眼。

        苏谞在她耳边轻呼出气,微痒触感传来,惹得叶兰想要伸手去挠,奈何动不了。

        他道:“娘子……?#21462;?#21494;儿可看得清楚?”

        问完,苏谞走到了叶兰跟前,当着她的面将那块布条系在了自己脑后。

        平心而论,苏谞举止从容,连一个简单系东西的动作,也是做得赏?#33041;?#30446;,怎么看,都不会是一个会耍无赖之人,只是……

        叶兰心中暗自?#29399;?#20102;一句,人不可貌相。

        苏谞唇角微勾,他问道:“叶儿是想让我这样为你宽?#25314;?#36824;是叶儿自己来?”

        叶兰咽了口水,语调?#34892;?#19981;自然,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        苏谞一笑,褪下布条,抬手将她的穴?#21796;?#20102;,复?#20540;潰骸?#25105;信不过旁人,所以亲自动手,叶儿莫要恼?#25671;!?br />
        言罢,苏谞离了屋子,好让叶兰将衣服脱了。

        屋门关上的那一刻,叶兰突然觉得,苏谞这人,真是将不要脸做得淋漓尽致。

        自己如今是接受不得,拒绝不了。

        苏谞武功?#20154;?#39640;,他要强行如同方才那样,叶兰毫无抵?#24618;?#21147;。可自己若真是让他替自己上药,叶兰这辈子的名声就全毁了。

        横竖她都没讨好,叶兰大可提起脾气好好与他说一番,可偏偏,苏谞只两三话语,便让她无可辩驳。

        叶兰心?#23376;行┌没凇?br />
        于是她打算,?#20154;?#35870;进来了,她定要与他好好?#30331;?#26970;明白,以免苏谞总是自作多情,又?#27809;?#21344;她便宜。

        屋里烛火亮堂,叶兰的影子投在门窗上,她一动,影子便扭出别样形状。

        苏谞?#22478;?#32509;开一个笑容,他的叶兰,终究还是她。

        对于叶兰,他事事躬亲,不肯假借他人之手。

        当年的事情,犹如一根小刺,在他心底悄然扎根了多年,如今想想,还是疼得厉害。

        若非是他轻信了旁人,叶兰又何须受这些委曲?

        苏谞此前早有叮嘱,叶兰依言先抹了自己额头,那里被叶明安?#20040;?#26479;砸破?#20284;?#32905;,已经结出了疤痕。

        苏谞说,女儿家留疤不好看,这药好得很,所以给她弄来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待得她能抹到的地方都抹了之后,叶兰坐了下来,突然就不动了。

        她不想喊苏谞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叶儿又发呆了?”

        身后传来熟悉声音,叶兰忙拢上外罩,系好衣带,慌张地瞧着门口眼睛蒙?#30636;?#26465;的苏谞。

        苏谞伸出一只手,道:“叶儿是想?#21307;?#36825;布条扯开?”

        说着,竟真将双?#21482;?#32531;放在了脑后,作势要解下来。

        叶兰止了他的动作,轻咳了一声,道:“小公子,叶兰与你,不过才三面之缘,可你却屡次?#21290;?#20110;我,当真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话语停留在了苏谞扯开布条的那一刹那。

        叶兰衣衫尚未整理利落,只是仓促间?#20260;?#22446;垮披在了身上,此刻苏谞见到了,叶兰自然羞恼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还未?#20154;?#20570;出?#24352;?#30340;动作,说出?#24352;?#30340;话语,苏谞已经过来,再一次将她穴道封住。

        “叶儿可真是不乖!”
    城里钟 说:

    评论

    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  上一章
  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  捧场道具

  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  0
  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  ?

      ?#27809;?#30331;录

      账号:
      密码:
      忘记密码?
      甘肃快3和值表
    • <div id="ouvxo"><tr id="ouvxo"><strong id="ouvxo"></strong></tr></div>
    • <li id="ouvxo"><s id="ouvxo"></s></li>
    • <div id="ouvxo"><tr id="ouvxo"><strong id="ouvxo"></strong></tr></div>
    • <li id="ouvxo"><s id="ouvxo"></s></li>